AI+数据+区块链+量子计算=?

这世界唯一的确定性也许就是充满不确定。在过去我或者会相信言之凿凿地确定的未来,但现在我更愿意放任自己的思绪张牙舞爪的横行。一段时间来,标题中的四个词火的无以复加。人人都在指点未来,也不多我一个。纯粹严谨的推演,我是懒得做的。所以我就狂放一点。标题中的四个词,分开来看,都是一个相对确定的未来。但合在一起似乎更可以焕发出更加颠覆性的幻象。

名词基础:AI,目前普遍指基于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区块链,基于信任的分布式数据存储技术。从技术角度来看,数据基础,AI是算法,区块链是逻辑层,量子计算则代表硬件和算力。

到这里,能深度思考的朋友大概能跟我一起癫狂了。先看区块链,是一种基于信任的分布式数据存储技术,明明是一种技术,为什么我硬要说他是逻辑层?因为我几乎从第一天,就认为区块链几乎可以说是人类的“数字启蒙”。这次启蒙不是靠文字来传递,而是靠数字化的“信任”来传递。“数字化的信任”逐步并最终全面的覆盖几乎人类全体的契约。过去的无数年,我们都靠中心化的“金钱”来维系整个世界的运行。但是”数字启蒙”一旦完成去中心化的数字“信任契约”将部分代替“金钱”的作用,从而将人类推进到一个完全不可想象的社会结构之下。在那个年代,人们进入关帝庙,不是去拜“财神”的,而是去拜“忠义”之神的。因为忠义和信任才是彼时维系自我的基础。

以上就是我的一点点狂想,说给所有人听,没人会信。说心里话,我自己都不信,但是这确是一种可能,不是么?

BinGa-川东北宣汉县

卸载我的36年时光

副标题:写在我的36岁生日

一转眼,已经来到这世上36载。这些年记忆力每况愈下,穷脑中之印记,最远也到不了黄土高原上的幼年岁月。记忆焦外朦胧之处似乎还有些童年在青藏高原的炽晒与清澈,与后来花雨之季重返圣洁之地的激素爆棚和虚无感有巨大不同。记忆中残留的清晰之处,仅剩虎踞龙蟠的安宁、雾霾风沙的帝都以及我当下肉身所处之蓉耀之城。儿时曾有梦想,去每个城市生活三五年,现实的际遇也确实推着我走过这么多城市,与他们并肩而后与他们擦肩。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是无比幸福的,对每座城,我都有着极其个人的看法和体会。以后有空写写自己的读城记吧。

也许正是这与生俱来的辗转,让我如此肆意的折腾着过去的36个地球和日月组成的轮回。颠沛的代价就是我总是陷入独立的思考和自组定义。所幸的恰恰也是至今我依然对这丰满的生活与独立的思考无有半点厌倦,几乎成为了惯性,顺应着也牵引着自己的宿命。但内心来讲,我亦惶恐和敬畏不知自己还能拥有多少恣意。

这就是我应该写在36岁的时刻,去卸载这36载的时光。并不是简单的遗忘(删除),而是将所有外在的僵化和陈旧祛除,留下内在的固化,轻装前行。

过去36年的幸运与不幸运,有意的无意的,都在消失之中,也终会完全淹没在这浩瀚的世界之中,但这36年内心的种种悸动对我个人来说却是近乎永恒的存在。谨以此,卸载过去的外物和铭记的内心。

BinGa 乙未12月12

态度决定一切

“态度决定一切”,一般情况下是用来洗脑滴。但事实上’我们都错了,这是一句经典的物理学规律。所谓态即状态,如液态、气态、固态…。所谓度即数量,如100度、20pa、3kg…。所以说态度决定一切是真的。而我此刻的态度如何?嘿嘿…

大萧条的可能

其实某种程度上我无比期待“大萧条”的到来,因为那会让真正的价值浮出水面。人们会大面积的失业,甚至会引发分配战争。但也酝酿着一种全新的可能,重构的可能,按需分配的可能。当然了,就随便说说而已。
大萧条可能会导致智能时代的到来,集约化的时代,一切被高效利用,浪费被很大的杜绝,绝大多数人都会失业,也许是金融也许是某种虚拟产业接替大部分产业。这种虚拟产业有可能是一种新的政治形态。

递增式社会

我一向强烈抗拒中国式的人情社会,并不是说人情社会不好,而是人情社会是一种无效的非递增式世界。我们举个实际例子:中秋你我互送一块月饼,除了GDP的增长于事无补,不如你送我一块月饼,我给你一条肥皂来得实在。

恒变

在大洋东岸,有一个能不断自我纠正的政治体系,代表着过去数十年来最完美的政治版本。在大洋西岸,另一种全新的方式正在兴起,她叫“迭代”。

时间即引力,Binga2015年9月1日蓉城

大学时写过维论之后再无进展,我将大多数的时间投入到“活”之中去了。

前段时间一时兴起,翻阅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注意到理论在引力与时间上的纠结。瘾发,胡乱有了标题中的理论想法。再次声明,我是胡乱之作,严谨的数学论证,等我“活”下来再说。以下,我简单描述我的理论:

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从而解释了苹果为何落下;

爱因斯坦用狭义广义相对论,将引力和时空做出了统一理论基础;

我说的引力即时间、时间即引力,是一种愚蠢的企图,企图统一时间和引力之间的纠结。目前他是非学术性的,而是哲学的

还是举例来说明:按照我的以上逻辑,苹果为何会从树上落下,是因为他一旦失去与树之间的同一坐标系(不受控制了)就会在时间这个维度上(时间轴上)向未来靠近,或者说被未来吸引,从而超他的必然未来(落地)前进。

换句话说:世间万物,皆受时间的牵引,有一种自然向前的力。这种力踏实时间也是万有引力也是量子运动的原动力。

以上理论大致来看,会认为有宿命论的影子,其实我个人觉得不是这样。

 

换种思路来看“人工智能”——无爱

本人脑残,以下文字仅从自己浅薄的知识去描写,非科学论文,权当小说看吧。

从文字角度,AI(人工智能)在中文里有个很有趣的发音——爱。巧合的是,过去的几乎所有文学影视作品中,均将“AI”描写刻画成无爱冷酷的。甚至多数人认为,有“爱”与否,是真实的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最终极区别。

作为在计算机方面一直保持好奇心的我,一直希望能够从某种程度上预见未来的世界,其中AI必然是我思考的核心。一面保持对计算机的探索,另一面,我也在观察儿子的成长历程。我惊奇的发现,过去我们一直以为人类智能是慢慢发展起来的,比如我们经常这样描述:“我们的图像识别技术已经具备五岁儿童的智力水平”。我不知道这种描述是否正确,但是从我个人就现象观察到的经验角度来看,孩子的只能并不是成长起来的,而几乎是从一开始就具备的。譬如:我观察到儿子在婴儿时期,就对数量具备认知能力,他仅仅是不知道数量的概念和表达。

也基于此,很多人工智能的研究集中在“理解语言”的层面上探索,譬如语义网、语音技术等。

我有时候在想,也许我们该完全的换个角度去思考人工智能。在“智能”中抛弃人的存在。也就是我标题中所说的“无爱”(无AI)。当今计算机及其网络的发展,已经具备了“智能”存在物理基础,下一步,也许就是在这些无机机制之上的“有机”化发展,必将经历或多或少时间。时间且抛开一边,这种自生长出来的智能,必然(也许)不是人工的,是无爱的,是不基于人类逻辑的智能。

人们过去一直一厢情愿的认为未来人工智能,是“人”的。我们甚至舍近求远的去追求长得很像人的所谓“智能机器人”,特别是日本人:)。个人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机器人必须像人,现在想起来,只要是机器人还是像人的,那多数还是人类的“玩具”。基于互联网的,AI正在酝酿着什么……

佛诞

科技终将引领我们接近那万能的造物主,哲思试着提前引领我们的心灵接近那万能的造物主。任何神棍、宗教的利用者、类宗教、将人用某种仪式或意识划分,都令我们远离万能的造物主。写在释迦摩尼诞辰日第二天,昨天佛诞辰,今天神的身边就聚集了苟且的凡人。
印度电影我的神啊,印度不愧是哲学发祥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