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的智力

昨日里,看到一个节目。介绍机器人模仿蚂蚁们搬家的场景,蚂蚁的社会形式,是我一直热衷的对象,当然我不能放过。节目 […]

方舟子现象

方舟子学术打假好像闹得沸沸扬扬。据我所知,他仿佛一切虚假都要打击。我觉得他的愿望是十分良好的,可惜我隐约感到一 […]

人类的统治

我们常常在宣传,说人类统治这个时代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具备高超的智商。我觉得非常可笑。我们今天的统治地位,其实与亿 […]

男人花心

我的最佳解释是:男人花心,是与生据来的对优秀基因的追逐结果。 显然这是动物性的,与我们要求的人性相违背。从这一 […]

14岁的研究生

北大又多了一个研究生,年仅14岁,小时候体弱多病,所以在家自学到本科,今年考入北大读研究生。对他的努力当然我们 […]

惧怕思考的一代

我称跟我同龄的这一代人是惧怕思考的一代。很多时候,我们称比我们年纪小的一代人没有思想,只知道跟风逐日随韩。可是 […]

戏曲的归来

谈及戏曲,仿佛昨日黄花,渐渐被青年们淡忘,可我却对之情有独钟。说狭隘些,可能是是因为我一向自诩为传统的捍卫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