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s from 一月, 2006 Toggle Comment Threads | 键盘快捷键

  • BinGa 00:11 on 2006年1月25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狗年祝福 

    祝大家狗年
    旺!旺!旺!

    Blog暂停更新:)本人闭关去也……

     
  • BinGa 16:54 on 2006年1月23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明朝 

    其实多数中国人认为中国最兴盛的时期是唐朝,我不完全认同。我认为中国历史上最发达的时期是明朝!人们在经历两次文化毁灭之后,忘记了这一切。由此我看到的是清的文化政策是十分有效的。

     
  • BinGa 14:24 on 2006年1月23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武打片 

    如果严格探讨起武打片武侠片来,发现印象中并没有停留什么有深度的武打片,肾上腺作品更多一些。武打片是商业片典范。当然,还是很好看的。应该说《英雄》试图将武侠片上升一个层次,呵呵……可惜观众们并不买帐。所以武侠终归是商业片,就像武打小说和言情小说一样。

    就像成龙李连杰这些目前名噪一时的影星,其实留给人们的思考并不多,更多的只是秀一下而已。武打片中的所谓正义,也只是人们在现实下的一些宣泄。

     
  • BinGa 14:13 on 2006年1月23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Brokeback Mountain《断臂山》 

    今天欣赏了李安导演的断臂山,剧情画面音乐表演都不错,是一部很均衡的影片。讲的是一对同性恋向往他们的世外桃源的故事。该片获得了金球奖4个奖项。
    十分我给7分。

    由于对龙阳之好有些反感(没办法),我在看片的时候快进了一部分内容。因此不能说完全理解了导演想传达的东西。原著我看到了,很短小,但写的不错。
    说些题外话,有人认为翻译成断背山才是正确的,我个人倾向于断臂山一些。断袖之癖,是我们对同性恋的传统的称呼。断臂实际上就是隐寓断袖,非常不错的翻译。
    另外,李安确实是个不错的导演。很多人不喜欢他的《藏龙卧虎》,认为那是拍给老外看的武打片,其实个人觉得《藏》的意境很棒,是真正的武侠境界。当然了,武侠本身也不过就是中国人创造的一个神话。

     
  • BinGa 11:09 on 2006年1月23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理想状态 

    男人不在于拥有金钱的多少,而在于思想的贫富;女人不在于相貌的美丑,而在于品德的高低。

     
  • BinGa 02:12 on 2006年1月21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电影综合 

    今天仔细一翻,发现很多电影我看完之后没有把感想纪录下来,很可惜。很多去年看的片子都不太记得刚看完的感受了。很遗憾!今天做一下弥补吧。

    去年的Crash《冲撞》我给9.5分,因为他太独特了,是电影运用的一次典范,《冲》是我这两年看的电影中极少极少能让我流下一滴泪的片子(似乎还有,具体不太记得了),我在看到那个小女孩……的时候流下的。

    《美丽的心灵永恒的阳光》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演员,金·凯瑞。他的转型真的太成功了,呵呵……虽然至今没有获得奥斯卡。很高兴看到我的成长和他的成长在同步:)。这是04年的片子吧?好像是04年IMDB最高得分,恭喜恭喜!片子我是第二次才看完的,第一次好像因为有事要做而打断了。第二次看之前无意中听到了一点剧情,郁闷了很久,估计也是我没有看完马上记录下自己想法的原因。但是绝对是很棒的片子,粗一看有点像是《记忆碎片》之类的片子,但不在这些片子的套路上,总之剧本很棒,表演更棒!另外金的《楚门的世界》也很棒!很喜欢这家伙:)。

    《百万宝贝》很棒的片子,不多说了。片子的结尾比较震撼。喜欢这部影片。

    是不是还有《指环王》之类?不过《指》也就是商业片,当然了他的剧情场面特技等等都有很好的表现,但是他离开我心目中的经典还有一些举例,可以给8.5分以上,但是在9分以下。

    这一段还看了韩国的《老男孩》,也就是复仇三部曲那一部,感觉不是太好。因为表现的东西有点畸形,不是十分喜欢,感觉不如《复仇的金子》好看。

    还有一些片子,想起来再补充。另外,我看片子有明显的倾向性,大家见谅,我看的基本都是大家推荐的片子,因为一年电影太多了,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可能大众化一些。

     
  • BinGa 01:24 on 2006年1月21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A Beautiful Mind《美丽心灵》 

    副标题:天才的代价
    今天终于欣赏了这部耳闻已久的片子,只能用近乎完美来形容!只是略微平白了一些,但绝对是十分精彩的励志影片。
    十分我给9分。这是目前我给出的最高分了。飞跃疯人院和肖申克的救赎我打算给9.5分,因为《飞》和《肖》更加深刻一点点。

    这部影片我看到两点,一是天才的代价;二是人们推崇的是什么。分别解释一下:
    一、天才的代价。片中的Nash的成就来源于两点,一是天赋,不可抹煞的天赋;二就是执着,也正是执着让他面对太多的压力,让他分裂,但也是执着才让他有机会延续自己的天赋。这似乎就是天才的代价,残酷的代价,试问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所熟识的一切都是假的,而你必须去面对……不残酷么?但是有些欣喜之处,就是片中的Nash显然具备俺以前所说的尚智。他进行了二次分裂,也就是分裂后的分裂,说白一点,就是他在精神分裂后进行了第二次分裂!这与我的分裂论暗合。非常敬佩片中Nash的勇气与智慧!假设我进入这样一个状况,我想我未必能有这个勇气和智慧来实现我所说的二次分裂。
    二、人们崇尚的东西。片中虽然故意隐去了许多Nash的现实境遇,可是片中的人们还是给了他让他能自由发挥其天赋与才能的天地。这是这部片子另一个让我激动不以的地方。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呼唤这个社会,给每个人一点空间,让他们发挥自己的天赋。

    前几天一位朋友看了我对电影的评论,对我说:“你看电影想的太多了。”我一阵愕然,难道真的是我想的太多了?可是我目前也就只能欣赏的了这些能让我想多一点的片子。

     
  • BinGa 00:57 on 2006年1月21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天赋与均衡(二) 

    其实原本想给这篇东西的名字叫“天才与全才”。但是我发现这解决了我几天前“天赋与均衡”的问题,所以改了名字。

    改变世界的往往是天才,而主导(统治)世界的往往是全才。

    是天才的悲哀还是全才的瑕疵?

    社会之高,就是他能够孕育天才,却让他们成为全才。不知道诸位能否听懂我的意思?
    好的,再多解释一句。这是一个社会培养方向的问题,是关于社会打算培养改变世界的人,还是培养统治世界的人的问题。改变世界的人往往不是全才,然而用全才的尺度去衡量天才,不知道诸位觉得是什么感觉?

     
  • BinGa 16:01 on 2006年1月19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农村是机遇 

    时至今日,人们仍然把农村问题当作包袱来看待,让我有点气愤,个人认为这种态度是不会真正解决问题的。

    在我看来,中国目前最有机遇的地方,并不是城市,而是农村,而且是相当大的机遇!至于原因,我懒得说了。

    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呵呵……咱们等着瞧吧,中国内陆的发展势必在农村发生,十数或者数十年后,中国的富人榜里可能农民会占有一份!

    什么叫机遇?就是你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人人看到的就不是机遇。

     
  • BinGa 16:08 on 2006年1月18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成都与我(自传提纲四) 

    南京与我的提纲之所以不写完,是因为我不想触及太多我内心深处的东西,也不想回忆太多我在南京的日子。

    如果说成都对我的影响,我首先必须说到吃。西藏事实上可以称作小四川,因为那里的四川人实在太多了。西藏的汉族的口味收到川菜的影响比较大,虽然那里十分干燥,可是人们对麻辣仍然兴趣不减。我还记得,在初中的时候,一帮同学每天下午下课后去野地里烤香肠,其中的某个通常都会带来小包野山椒,一口烤香肠,一口野山椒基本上是那时候我们每个人最爱的吃法。吃完以后,甚至有人趴在马路牙子上叫唤肚子辣的疼。汗……可是如果下次还要烤香肠,他仍然会毫不犹豫的跟随。我想,在西藏这样一个地方,吃辣椒的含义不再是四川的抗潮湿,而是一种无比烈性刚毅的性格表现。而北京,我来了以后的这些年,看着一天天川菜越来越红火。我想北京人吃辣椒,是为了追求那种刺激的感受吧。

    回到成都,成都是几乎所有人去过西藏的人一定去过的地方。因为那里是进藏的跳板,也是出藏最好的临时休整地。我与成都的结缘也源于此。只是没有想到,我的长辈们最后会选定这个地方作为养老之地。所以每年过年跟随数量最庞大的一群人回成都,也成为我近几年必作的事情。

    我在成都呆的时间,可以说是我去过的城市里最短的(旅游除外),因此对他算不上十分了解。但是成都的安逸却让我记忆深刻。作为中国大地上唯一基本没有战乱的地方,四川盆地像是世外桃源一般,超脱于灾难。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安逸让成都人养成了一些特殊的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的性格。

    成都最出名的,当然是吃和玩了(吃喝玩乐)。成都的小吃,我虽说数次去却从来没有吃完过。而且每次去,都会发现吃的流行也会发生变化,每次流行的都不同。与所有的南方城市一样,人们都乐于四处寻找好吃的地方,然后宣扬开来,哪怕是胡同中最深的一条,也会每日门庭若市。至于玩,成都更是善于。成都的周边,玩的地方真是不少。不可一一尽数。

    我对成都较深印象的,就是成都的八卦布局。这是在中国其他城市很少见的布局(村落还是有一些)。实际上我经过一些了解以后,我认为成都的布局其实更像是蜘蛛网!用蛛网形式来形容成都的布局更加合适和容易理解。加之成都终日不见天日,呵呵……我这种空间地理感很强的人在在成都也基本没有找到过方向!

     
  • BinGa 14:25 on 2006年1月18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来客(一) 

    作者按:仔细修改了一下原稿,想了一下,还是按照章节来写这样更好一些。原本打算写长篇,后来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改成中篇吧。高中时就写过自传,后来开了头没有多久就被我撕了。现在我除了项目书很少写太长的东西,感到力不从心,所以这绝对是我的处女作哈,呵呵……尽量吧。尽量把故事讲好吧,大家就当作一个故事来看,不要对我文字上苛求太多了;)水平实在有限,如果实在看不下去,也不要硬撑哈,对身体不好。对于故事,我参考了许多真实的材料,当然了,更多的是我个人的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故事现在我基本有了一个大概,但是对于出场的人物和具体细节,我还没有最后决定,只能边写边看了。也许这样一个故事在现在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

    天际泛起柔和的黄,远山仍笼罩在雾色中,一条坑洼的土路路过村东延伸出去。屋檐上的冰绺子滴滴答答的滴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浅坑连成一气。院里的大公鸡原本低头啄着空盆里干在盆壁上所剩无几的麸皮发出“嘟嘟”的声音,听到隔壁黄狗的叫声,便走出三两步直起脖颈高声啼叫起来。

    刘庄的孩子们一反常态,不用长辈们打骂就爬了起来,胡乱拿了两块干馍喝口热粥扯起书包,就朝学校的方向奔去。原来今天是他们的新老师第一天上课的日子。虽说昨天放学前,孩子们已经在老校长带领下,夹道欢迎这位新来的老师,和他见过面了,却无法减少孩子们对这个留长发的男人的兴趣。孩子们都想早些到学校去,再仔细看看一下这位老师。

    村小学的教室门口,一个年轻人挑起厚重的布帘走出屋外。他双臂向天使劲的伸展着,脸被晨日撒上一片金黄。这是多少个日夜以来,他第一次如此踏实的睡上一觉。原本以为会睡至上课,不想早早就醒了过来却精神百倍,忍不住再次深深的呼吸着山间冰凉而清澈的空气。稍做运动,回身从屋里拿出洗漱用品,轻轻划开屋檐下一口破缸里水面上的浮冰,舀起一杯,蹲在坡边刷起牙来。余光中不远处的人家的墙角有几个圆形晃动。仔细瞧去,原来是几个本村的孩子,躲在墙角边只露出几颗脑袋,忽闪着眼睛朝这边偷瞄。见年轻人朝这边看来,躲闪不及,几个人一股脑跌了出来,匆忙爬起来,来不及扑打身上的泥土就哗啦四散跑开。年轻人会心一笑,起身回屋去了。

    孩子们在远处指指点点的议论:“这就是新来的老师,叫赵仁辛。”“是大学生呢……”“大学生?大学生的男人还留辫子?”……一阵激烈的讨论后大家决定靠近些一探究竟,于是都慢慢的一步步的向教室靠拢过来。

    背后远处传来一阵咳嗽,孩子们立刻警觉的停下来,侧耳倾听。老校长的脚步伴随着一声声咳嗽由远及近,出现在孩子们面前。仍然是藏蓝色的旧中山装和一条鼓鼓囊囊的灰白裤子,头发斑白。不过比平时整洁了许多,显然是特意整理了一番。他双手背在背后,朝着教室走去。孩子们立刻收起嬉皮笑脸,神情严肃的站立着,等老校长过去,才尾随而至。

    屋里的年轻人已将铺盖打好包,放在教室最后的一张破凳子上。老校长笑盈盈的掀帘而入,他慌忙起身,校长不等他开口就迎上来问道:“小赵,昨天晚上睡的好么?乡下地方不习惯吧?”“不不不,睡的很好。这里的空气很好,睡得特别香。”年轻人匆忙答道。老校长微微一笑,转而有些歉意的接着说:“你来的匆忙,我们也没有给你准备住处,只能让你在教室凑合一个晚上。昨天夜里我已经跟村长商量好了,以后你就轮流住在村里有学生的人家,每户一个月,吃饭也在那里。前面这几天就住在我家吧,你婶子今天早起已经给收拾好了。等学生家里收拾好了,你再去也不迟。”小赵只管轻声的答“好——好”。

    老校长见时间还早,就在一张凳子上坐下,也让小赵坐下,看着趴在外面窗台上的推推搡搡朝里看的孩子们,微微一叹:“唉——!这么多年了,你是到我们村上来支教的第三个老师了。前面两个,只呆了两三个月就都走了。也看出来人家是真心想教好孩子们,可是咱们这落后啊,人家孩子都是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孩子,哪能吃的起这份苦啊——”赵仁辛本想安慰几句,却不知道说啥,也就作罢。沉默片刻校长干咳一声继续说“我虽然说是校长,其实整个学校就我一个人。你来了太好了,以后你就教孩子们数学吧。”简单安排了教学计划,屋子就陷入了安静,屋外的孩子们却逐渐喧闹起来。

    沉重的气氛加上陌生的环境,让赵仁辛忽然感到有些局促。正不知如何是好的功夫,外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老校长赶紧过去撩起门帘,让进一个人来。这人约莫50多岁,头发稀疏,身上穿一件略显肥大的西装歪歪的挂在他的宽肩上,敞开怀,露出里边褐色的毛衣和微微发黄的衬衣,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领带,显得很不协调,脚下穿着双皮鞋,也沾满了泥土。赵仁辛略一皱眉,老校长放下帘子介绍说:“这位就是我们村的刘村长,你的事情我已经都告诉他了——”刘村长抬手止住老校长的话头,满面堆笑略带口音的说:“早就听说又要来一个大学生支教,真的很感谢上级对我们这里的关心,算上你这是第三个了……”仁辛马上解释道:“我是通过民间组织联络来的,不是公派来的……”村长加大嗓门笑意更浓的打断“不管是不是公派,都是政府的政策好嘛!”。仁辛见解释并没有多大意思,也就作罢。“还没有吃饭呢吧?老校长,你是怎么搞的嘛,怎么也不安排伙食啊。走走走,到我家吃去……”说着就伸出大手一把抓过仁辛的胳膊就要把他朝外面拉,仁辛见老校长红着脸,连忙说:“我已经吃过了,刚才洗漱完我就吃了!”“哦!吃了啊……你那那算吃饭,干方便面有什么好吃,去我家喝点酒去,给你洗洗尘。你是北京来的吧?我儿子也在北京咧,你要多给我讲讲北京的事咧。”仁辛回头征求似的看看老校长,老校长微微点点头,他也只好跟村长去了。

    走出不远,仁辛听到背后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回头望去,老校长正用榔头,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挂在教室门口小树上挂着的一块铁板。孩子们象潮水一样涌入教室,有几个迟到的孩子擦过仁辛的身旁,朝教室跑去。

     
  • BinGa 13:20 on 2006年1月18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Tags:   

    昶 

    读“Chǎng”

    从字面上可以看出,跟旭基本相似。多见于人名。不过我目前还没直接遇到名字里有这个字的人。

     
c
Compose new post
j
Next post/Next comment
k
Previous post/Previous comment
r
回复
e
编辑
o
Show/Hide comments
t
Go to top
l
Go to login
h
Show/Hide help
shift + esc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