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们(草稿)

太长了,而且写的很乱,只是提纲携领的写一下,不过还是有些乐趣,看着玩吧。
一向很少谈及我身边真实具体的人,我的尊敬并不会日日挂在嘴边,偶然浮上心头回忆一下。

中国的孩子要说从小认识的人数上,除了同学最多的恐怕就是老师了。每人都有自己记忆深刻的老师或是思想的导师,我也不会例外。
我人生的第一位老师,当然就是我的外婆。她教会我宽容、善良、慈爱、勤劳和宠爱。显然我学艺不精,辜负了她老人家的期望。在外的无数年里,她一直是我内心唯一的支撑。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也许一个人的爱就可以胜过全世界的厌恶,这可能就是人类潜意识中求生的本能吧。
小学期间,我换了两次学校,老师换了一茬一茬,却只记得四位老师。一位即将退休满头白发的语文老师,据爷爷讲,直到九几年,她仍然在给我的母校代课。倘若下班路过爷爷家门口碰上,仍不忘问起我这位不肖学生的近况;另两位都是数学老师,一位姓候一位姓黄,候老师年纪稍长,黄老师风华正茂。正是因为这两位老师的偏爱,之前学习平平的我,数学成绩居然异军突起。候老师居然推荐我这种“差等生”参加奥数(后因为家人不同意,未能成形),现在仍然记得当年自己内心的惊奇。黄老师对我的偏爱甚至直到我升入初中,仍然被同学们拿来当作笑柄取笑于我。再就是我的美术启蒙老师蔡老师,当他第一堂课就将亲手折制的纸飞机奖励给我,并让我做他的课代表的时候,就激发了我对美术这一生的偏好。
初中我前一半仍然南京度过,现在印象最深的老师有四五位。最为特别的还是语文老师,一个男老师,办公室就在我们教室旁边,一个人一间办公室,上课非常风趣。还记得一次,在家挨了一顿饱揍,到了学校,这位老师把我单独叫到他的办公室,问明情况后给我青紫的脸上涂了雪花膏,此后好几天,我每天按时到他那里去抹药。另外就是我们的生物老师,外号“休眠”。他的课程最为丰富,经常做试验,对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再就是物理老师了,我对物理有着一种天生的爱好,小学开自然课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到了初中真正开物理课程的时候,真的可以说是痴迷与此。值得一提的是,南京的初中开设人防、缝纫和南京地方志课程,内容非常丰富。
初中的后半段,我在拉萨度过。跟南京的学习条件相比,拉萨的教学条件真的可以用寒酸来形容。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地方需要学生自己带板凳去上课,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教室,第一次看到靠敲击挂在树上的一块废钢板来提醒上课下课,第一次体验将近两年中从未全班做过任何实验,第一次知道教室房顶上原来可以停下那么多苍蝇(一本书丢上去,可以打死一片),第一次看到整个学校只有从校门到教学楼是水泥路面其他地方都是沙地,第一次上知道体育课原来这么费劲,第一次知道原来考试要到室外去,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上也有学校只有语数外政物化和体育课程,第一次看到被风刮的破烂到一条一条的国旗!!!这一切都发生在1994年。
还是回到老师上,虽然条件这么艰苦,可我却看到了一批更加纯粹的老师。他们的水平或许很差,他们的体罚或许很野蛮,但是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以前在南京老师身上不曾看到的责任感。刚进学校,就听说有“四大高手”(老师),呵呵……后来非常荣幸,这四大高手都与我交过手,哈哈哈……
其实四大高手是四位以体罚见长的老师,分别教授语文、外语、数学和化学。我进校不久,就看到一场从未见过的场面,全班学生挨揍,从班长开始,一个一个叫起来挨揍,呵呵……第一次知道班委原来真的不好当啊。其实现在看来,这四位老师真的可以说都是用良心教学的老师,对学生非常负责,与时下的一些老师相比……。我当然也遭到过这四位老师的体罚咯,呵呵……但似乎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阴影,最为搞笑的是我的数学老师,张老师,因为下颚比较突出,我们私下叫他“张倒勾”:)。我第一次看到老师把腿翘在桌子上,懒洋洋那个尺子在黑板上指指点点的讲课就是他。呵呵……其实他是十分喜欢我的,但是我有时候达不到他的标准,所以他就想尽办法来折磨我和几个较为调皮的学生。他常常让我和另外两个同学组成一个三角,在操场上做俯卧撑,引来无数人旁观……。最为丢人(现在看来是搞笑)的一次是,他让我们三个人组成一个三角,然后绕着一个点不停的旋转,刚好下课全校的人都笑翻。不过其实我们自己和老师也都在笑,这更像是一种游戏,带有惩罚性的游戏。还值得一提的就是英语老师也姓张,我英语一直不是很好,但是我历史上英语最高成绩,一直都是在这位老师在的时候。我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原来也能引起英语老师的注意。还有四大高手中的化学老师,他是我的第一个化学老师,他的化学课虽然从来没有让我们亲手做过实验,却没有一节课程能让人忘记,他甚至还会把他带的所有班的所有的课程换到一天整个早上,然后带我们所有人去操场踢球……太疯狂了。后来他回内地休假,换了一个老师教授,全班成绩大幅下降……可能有半年后他回来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和几个同学叫到他家,给我们出了一份卷子,让我们做,成绩他没有告诉我们,但是我看得出他对我们的成绩十分失望……。
即便如此,中考那一年,我们这个破中学(当时最不受重视的中学之一,只有初中)。以全省第一的身份,越入教委的视野。据说那一年四大高手执掌过的课程,全是全省第一,最多平均分拉开第二名将近二十分。而当年中考第二名的,就是我后来就读的高中。
我每每赶上改制,那一年是西藏整个中学改制的一年,全省成绩前1000名全部进入高中学习(那时多数人想进中专)而前300名被招入当时唯一的省重点中学,享受教委补助。这就是我后来的高中,并领三年每个月四十多块的补助:)(第一次拿工资?呵呵……)。进入这所高中半年后,学校改制,撤销了初中部(也许是拼不过我毕业的初中了呵呵),集中精力做高中,并且成了全国千所重点高中。从那以后,我们学校的师资和财力强悍了起来,也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是特级教师。
我之前最多也就见过高级教师,也就是我初中四大高手中的英文老师。不过特级教师确实不一般。上课简直千奇百怪,有的甚至会突然钻到讲桌底下去,再嬉皮笑脸的露出脑袋来讲数学课;有的从上课开始就站到讲台靠近窗户的一角,手插在胸口衣服里,眼睛一直注视窗外,右腿不停的抖动着滔滔不绝的讲物理课,直到下课(当然也有板书,呵呵……夸张一下,其实他上课很有趣);有的人还没有进来,钥匙就先飞进来了,等一会儿她才走进来,没有任何课本和教案,拿起一支粉笔,撇掉前端一点,超桌上一丢,就开始接着上节课讲起历史故事(整个一个女说书的);有的居然是骑着太子摩托来的(好贵……),车子轰隆隆停在楼下,提着笔记本给我们出地理考卷(96年左右,晕4);有的惩罚学生的手段,居然是围绕讲桌模仿地球自传和公转,而这个被惩罚的人,就是我……;有的惩罚迟到的学生让他们站在讲桌上做白鹤亮翅……晕4,班上一个女生迟到被罚站,刺激的犯了癫痫(不行啊,心理承受能力比我差远了啊);我的哲学启蒙老师则会在上晚自习的时候呆着我们唱毛主席诗词,叫我们曲牌的唱法……;刚才那个女说书的(特别漂亮),上晚自习的时候经常挤到我和几个男同学课桌前,跟前面同学和坐,然后开始和我们海侃,害得爱学习的女生们直翻白眼……哈哈……;还有个历史老师,什么都管,跟我同姓,她有一次警告我:“你站起来……你不要以为你跟我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我就不训你了……”我当时就晕倒在桌子上了。
最让我头痛,也是我最让他头痛的,还是我高三的数学老师,呵呵……他常常因为我而对着全班发火,可怜的大伙……有一次晚自习,我不但没有带前一天家庭作业的考卷,还因为老爸在校外等着接我,就不停的看表,终于把他看毛了,勃然大怒,把我叫道外面走廊上狂训,因为他是教导主任,结果下晚自习没有一个人敢从我们身边过去,所有同学都等到他训完我才放学回家……再一次可怜我的同学们。他每次考试都会站在我身后看我做题,每次都发出哼声,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有一次我鼓起“勇气”憋了一道题目的自创怪异无敌新解法,举手让他帮我看看对不对,这厮居然……我吐血……居然看都没有看,等我讲完,说一声不对,仰首而去,我分明在他嘴角看到了一丝得意的笑……吐血……。他最头痛的是我上课之前从不预习(我没有预习的习惯,因为我一旦预习,就觉得上课没有新鲜感),即便是书上的例子,我也都在下面狂喊一个自创的可能根本错误的解法,然后跟其他的几个同学争论的面红耳赤……他只好红着脸制止我们。他在我高考结束后,第一次正面对我笑,笑的很诡异的问我,怎么样?几何题又证出来了吧?应用题最后的一道做出来了吧?选择题全对吧?填空题错的一塌糊涂吧?(我善于做数学的选择题,很少发生错误。最不善于做填空题,常常错)嘿嘿嘿嘿……晕4,我胆寒的点点头。呵呵……现在我其实从心底里非常感谢他,西藏的学生一般数学最差(客观条件真的差很多,学习气氛也不同),回到内地往往根本跟不上,而我进入大学以后,数学居然不比任何人差,甚至还能成为少数的几个优之一。都是拜他刺激所赐。直到今天,跟高中同学谈起,他们都酸溜溜的说这个老师对我简直不是一般的喜欢,只是比较气恼我总是惹事而已。呵呵……
进入大学以后,说实话,本校的老师,我还真没有太注意他们的课程。基本在自学中度过。不过给我影响最大的是两位外聘教师,一个教社会学,一个教管理心理学。这两门课程恐怕是我大学唯一没有缺一节课的科目。想想本校老师,有一位形式逻辑女老师和高数老师也教的不错。但比起我的高中老师们,就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