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体制无关

现在几乎整个社会众口一词,将一切责任推给所谓体制问题。我觉得是不负责任的和不敢正视问题的。 其实很多都不是体制 […]

研发投入

zf的辅助资金,应该多由有实际创业经验和行业领袖决定,而不是没有实际经验的专家组决定。

均贫富

这篇标志着我的归来吧,我还是应该把我的想发记录下来。 关于均贫富,目前政策能够调控的范围,其实只能调控所谓已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