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载我的36年时光 

副标题:写在我的36岁生日

一转眼,已经来到这世上36载。这些年记忆力每况愈下,穷脑中之印记,最远也到不了黄土高原上的幼年岁月。记忆焦外朦胧之处似乎还有些童年在青藏高原的炽晒与清澈,与后来花雨之季重返圣洁之地的激素爆棚和虚无感有巨大不同。记忆中残留的清晰之处,仅剩虎踞龙蟠的安宁、雾霾风沙的帝都以及我当下肉身所处之蓉耀之城。儿时曾有梦想,去每个城市生活三五年,现实的际遇也确实推着我走过这么多城市,与他们并肩而后与他们擦肩。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是无比幸福的,对每座城,我都有着极其个人的看法和体会。以后有空写写自己的读城记吧。

也许正是这与生俱来的辗转,让我如此肆意的折腾着过去的36个地球和日月组成的轮回。颠沛的代价就是我总是陷入独立的思考和自组定义。所幸的恰恰也是至今我依然对这丰满的生活与独立的思考无有半点厌倦,几乎成为了惯性,顺应着也牵引着自己的宿命。但内心来讲,我亦惶恐和敬畏不知自己还能拥有多少恣意。

这就是我应该写在36岁的时刻,去卸载这36载的时光。并不是简单的遗忘(删除),而是将所有外在的僵化和陈旧祛除,留下内在的固化,轻装前行。

过去36年的幸运与不幸运,有意的无意的,都在消失之中,也终会完全淹没在这浩瀚的世界之中,但这36年内心的种种悸动对我个人来说却是近乎永恒的存在。谨以此,卸载过去的外物和铭记的内心。

BinGa 乙未12月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