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

时光平移5春秋,空间折叠1822公里,西南蓉城的片片光阴,堆叠起我脑中的灰质。1900多个夜,经历狂放、思考、 […]

说服

网上充斥着说服,大家都想说服大家。 其实习惯不再说服需要多点自信,实实在在的自信。

与体制无关

现在几乎整个社会众口一词,将一切责任推给所谓体制问题。我觉得是不负责任的和不敢正视问题的。 其实很多都不是体制 […]

研发投入

zf的辅助资金,应该多由有实际创业经验和行业领袖决定,而不是没有实际经验的专家组决定。

均贫富

这篇标志着我的归来吧,我还是应该把我的想发记录下来。 关于均贫富,目前政策能够调控的范围,其实只能调控所谓已经 […]

语文的设想

语文课应该改成语文阅读课,一段时间导读一篇文章,然后交付一篇读后感即可。 没必要去分析什么文体之类的东西,个人 […]

经济

我一直以为现代经济是形而上的一种东西,现在逐渐发现,原来经济可能是社会的一种调节方式。有可能经济可以起到制约人 […]

革命

以前我觉得每次革命会带来一次时尚的变革,发现自己太幼稚了。现在我必须更正: 每一次革命,其实就是一次时尚的变革 […]